宽策略平台 > 量化交易学院
聚焦国外高频交易现状


来源:互联网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2014-04-18

 

高频交易是指从那些人们无法利用的极为短暂的市场变化中寻求获利的计算机化交易,比如,某种证券买入价和卖出价差价的微小变化,或者某只股票在不同交易所之间的微小价差。这种交易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有些交易机构将自己的“服务器群组”(server  farms)安置到了离交易所的计算机很近的地方,以缩短交易指令通过光缆以光速旅行的距离。一般人们把几分钟内进出的交易成为高频交易,对于高频交易没有严格的定义。简单的说,高频交易是靠速度取胜的,高频交易是交易方式的革命。传统的交易模式分为基本面模式和技术面模式,而高频交易无法简单归为其中一类。

 

欧美高频交易现状

  

1、高频交易成本越来越高

 

新兴市场的金融市场在不断发展,市场参与者也在逐渐成熟,这些新兴市场开始吸引高频交易商的目光,自金融危机以来,高频交易商竞相寻找新的市场,他们摆脱既定的交易市场,开始转向新兴市场。目前高频交易商进入新兴市场的趋势越来越广泛,而进行高频交易的成本也越来越高,这开始引发了高频交易商之间的合并。在2008-2009年时市场波动率很高的时候,许多高频交易的小团队开始涌现,现在这些小团队开始合并成大的高频交易商。高频交易商的不仅在规模上发生了一些变化,这些公司的策略也趋向于多样化。成熟市场上的利润出现下降,使得高频交易商开始将目光放到其他的市场。面对市场的反对、监管的限制、现有的市场的越来越趋于零延迟,高频交易商开始寻找新的交易市场,以完成其超快的交易策略。Progress软件公司银行及资本副总裁理查德.宾利说:“现在高频交易商正在慢慢退出像北美和欧洲这样比较成熟的市场,而开始进入新兴市场,这不是个别现象,而是一种趋势。” 

 

2、监管环境的变化 

 

目前有许多因素共同作用,正在将高频交易“挤出”美国籍欧洲等传统的成熟市场。其中一个因素便是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相比欧洲为了抑制过度高频交易而征收金融交易税的举动,美国监管机构迄今为止并没有对高频交易非常敌对,不过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在5月中旬一致投票通过了“衍生品市场扰乱性行为”的定义,并表示将起草一份关于潜在监管变化的文件,预示着美国监管机构也开始准备对高频交易采取一定的措施。 

 

3、欧洲亦在变化 

 

在欧洲,欧洲金融工具市场指引法规第二版(MifidII)禁止通过算法交易者通过电子途径直接进入市场,同时算法交易必须执行严格的订单执行率和最小订单停留时间。意味着进行算法交易的投资者将受到比其他投资者更大程度的监管和许可要求。而在欧洲金融工具市场指引法规第二版(MifidII)推出之前,德国政府已经通过了一项法案,法案给算法交易公司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这些公司如要进行高频算法交易,则需要通过《德国银行法》获得申请许可。高频交易商可能在明年面临更大的困境,因为在今年1月份,欧洲有11个国家已经获批在明年开始征收金融交易税,而法国和意大利已经率先实行。每笔交易的成本的增加都可能给高频交易带来致命的打击,因为高频交易是在交易量很大的基础上实行的,每笔成本的任何增加,都会大幅增大总体成本。以上可以看出,高频交易在西方市场上遇到了越来越多的法规上的阻碍。 

 

4、美国高频交易逐步下降 

 

许多西方成熟市场的交易量和流动量的下降也给高频交易的盈利能力带来了打击。2012年,美国和欧洲主要衍生品交易所的交易量相对2011年下降了20%左右。一般来说,高交易量和高波动性市场有助于高频交易的盈利,是高频交易的“制胜法宝”,这些市场情况的变化使得高频交易面临一定的“瓶颈”。  新际集团的高级总监安德鲁说:“交易量下降只是其中一个问题,每个交易所自己独特的交易模式和技术也会影响企业的交易行为。”举个例子,假设有一个高频交易商想要提高国际上某个期货交易所某个合约的活跃性,但是可能会由于交易所对合约的设置使得每个合约的价格相对其他合约比较大,因此想要提高这个合约的活跃性,相同交易量的合约所代表的价值很高,提高活跃性比其他合约价值较小的合约困难。 

 

5、小型交易商的不稳定性 

 

诚然,比较成熟的高频交易商具有雄厚的资本基础,同时他们的算法和交易方法也进行了比较长的时间,也经得起市场时间的考验,因此对市场有比较强的适应性。但这对小型的高频交易商来说则会成为一个难题,不利于小型交易商的生存。当市场活跃性大,参与者众多的时候,小型高频交易商仍然可以从中获得属于他们的一份“蛋糕”,但当整体市场交易量和波动性出现下降,加上一些其他因素的影响,很容易导致一些小型高频交易商遭到淘汰,对整体高频交易行业带来一些打击。

 

新兴市场的诱惑

 

许多新兴市场正在进行的技术升级,这吸引了高频交易商的眼球。目前,随着技术越来越商品化,很多国际知名交易所开始进行“技术销售”,这使得很多小型的交易所得以接触最新的技术。举个例子,目前东欧的所有中东欧证券交易所集团都正在或者已经完成了向德意志交易所交易平台的转换。同样的,华沙证券交易所也计划采用纽交所的交易平台,支持市场参与者得以使用更复杂的交易策略,同时减少交易延迟。新兴市场交易所采用发达国家交易所的技术和交易平台的现象越来越多。这对于在西方交易市场交易惯的高频交易商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因为他们如果转向新兴市场,将不用面临交易平台变换的问题。交易平台是吸引高频交易上的其中一个因素,但流动性才是吸引他们的关键因素,金砖四国等新兴市场近年来衍生品市场的巨大发展吸引了西方高频交易商的眼球。 

 

下一站:金砖国家?

 

BCS公司大宗信用总经理蒂姆.贝文对高频交易商为何如此热衷金砖国家衍生品市场给出了解释:“不仅仅因为这些市场的高流动性,更主要的是这些市场的主要交易都是由当地的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产生的,算法交易者很少,这是吸引高频交易商的重要一点。”但是,尽管金砖国家的交易量出现了巨大的上涨,但并不是所有国家都打开了高频交易上入场的大门。例如,中国目前就由于监管和技术的限制而不允许国外高频交易商进入中国市场交易。印度是另外一个基本上对高频交易商封闭的市场,印度的高税制以及其频繁变动的税务规则也使得一些国外的高频交易商对印度市场望而却步。有趣的是,世界上最大的自动化交易公司之一的Gecto在今年3月份获得了在印度证券交易所交易股票以及股票期权的许可证,成为第一个获批进入近年来快速发展的印度衍生品市场的西方交易公司。被视为是其试探性的一步。

 

新兴市场之门慢慢打开

 

虽然中国和印度市场对于高频交易商还存在不确定性,但巴西和俄罗斯则已经逐渐为高频交易商打开大门。在巴西,巴西证券期货交易所(BM&F  BOVESPA)已经用了五年的时间进行基础设施重建,引进合作定位设施,数据中心,新的匹配引擎以及新的应程序编程接口和新的交易屏幕。该交易所即将推出其与CME集团共同合作开发的彪马交易系统,成为两个交易者战略合作协议的一部分。这项投资已经使得巴西证券期货交易所吸引了一些高频交易商。作为巴西证券期货交易所与CME的协议,两个交易所的在各自的交易平台均推出了对方的交易品种,因此巴西交易所的产品开始在Globex交易平台上可以进行交易。同样的,俄罗斯莫斯科交易所也正在进行技术升级,开发新的股票、外汇及衍生品工具数据中心,而且目前高频交易商进入俄罗斯市场的难度相比几年前已经简单了很多。

 

高频交易的忧虑

 

鉴于高频交易在西方市场存在较大的争议。新兴国家的鼓励高频交易商进入的行为是对的吗?这些交易所对高频交易商开放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增强他们的流动性,从而提高市场的质量,增加市场的深度和竞争力。反过来,高频交易商希望进入这些市场,因为高的交易量和波动性可以使得他们从中获利。这听起来就像一个双赢的方案,但是这些交易所会不会面临西方交易所现在面临的问题呢?从俄罗斯来看,市场一直相当良性,高频交易商在俄罗斯市场一直没有产生什么负面新闻,这可能是因为俄罗斯严格的交易风险管理模式使得其不存在相同的系统性风险,不过,新兴市场也应该在技术创新的同时,谨慎地从其他市场学习,避免一些其他市场已经发生的失误。 

 

美国高频交易依然是新兴国家的参照物

 

在美国,“全美市场系统条例”(Reg  MMS)的规则使得高频交易者可以在该规则允许的30秒内通过利用计算机技术和市场的滞后信息而获利。这认为为对其他市场参与者不公平,因此美国监管机构随后取消了这个条例。而在巴西,并没有这样的条例存在过。另外,在巴西和俄罗斯,它们存在一个中央市场,而不像欧洲市场那样零散。而且也不像欧洲市场那样有着不同的货币组成的“多边交易设施”(MTF)以及暗池交易等。巴西和俄罗斯市场的简单性使得其市场更加容易接纳高频交易商。

高频交易是指从那些人们无法利用的极为短暂的市场变化中寻求获利的计算机化交易,比如,某种证券买入价和卖出价差价的微小变化,或者某只股票在不同交易所之间的微小价差。这种交易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有些交易机构将自己的“服务器群组”(server  farms)安置到了离交易所的计算机很近的地方,以缩短交易指令通过光缆以光速旅行的距离。一般人们把几分钟内进出的交易成为高频交易,对于高频交易没有严格的定义。简单的说,高频交易是靠速度取胜的,高频交易是交易方式的革命。传统的交易模式分为基本面模式和技术面模式,而高频交易无法简单归为其中一类。

海证期货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许可证号:31390000

Copyright 2008 Hicend Futures Co.,Ltd. 上海工商

沪ICP备09005854号 郑重声明:本网站所载内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The content of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reproduced without permission